心理咨询
今天是:
首  页中心简介服务指南婚恋情感家长之家老年心理企业EA青年之家心灵成长田小芬专栏收费标准联系我们
您的位置:首页 >>家长之家
连环杀手普遍有糟糕的双亲
来源: 作者:   阅读:2624 次  日期: 2012-5-25
  我们常说,人是社会的动物。其实,这种说法远不能表明,关系对我们的重要之处。更好的说法可能是,和阳光、空气与水一样,关系是生命的源泉。我们会像需要阳光、空气和水一样,渴望拥有关系。

  所以,不管童年如何,任何人都会努力去建立关系。如果你有一个好的内在的关系模式,那就意味着,你掌握了与人交往的好的模式,你可以比较轻松地把你在学校、单位和社会上的关系,变得和你童年时与父母等亲人的关系一样。

  相反,如果你有一个糟糕的内在的关系模式,那么你一定也会将这个关系模式照搬到学校、单位和社会上。这就只能注定一个结局:伤人或受伤。

  譬如,假设一个父亲常暴打儿子,那么,这个男孩进入社会后,他要么向“内在的暴虐的父亲”认同,变成一个暴力倾向严重的男孩,要么认同“内在的受虐的小孩”,变成一个很容易受气的男孩。前者令他容易伤害别人,后者容易令他被别人伤害。但总之,都会导致一点:他难以与人建立很好的关系。

  一般而言,许多人在家庭中起码会有一个或几个不错的关系。譬如,爸爸糟糕但妈妈不错,妈妈糟糕但爸爸尚可。或者,尽管父母都糟糕,但有一个对他特别好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这样一来,他的内心深处的众多关系中,就总有一个关系模式是比较稳定比较良好的,他也因此有可以被救的机会。

  然而,赵承熙似乎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一家相当孤僻,甚至与至亲都很少来往。这样的话,赵承熙一旦父母与他的关系都不好,他的内在的关系模式就没有好的地方了。

  美国FBI的心理分析专家调查过100多名连环杀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普遍不仅有一个糟糕的暴虐的爸爸,还有一个糟糕的妈妈。由此,他们的内心都是非常混乱的,学到的主要是攻击和仇恨,而很少有温暖和宽容。

  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管以什么理由对孩子实施肉体暴力或精神暴力,埋下的都将是仇恨。或许,孩子意识上会说,父母是爱他的,但如果稍加催眠,去接触一下他的潜意识,你会发现他其实有一个充满仇恨的心。

  大学同学描述说,赵承熙仿佛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孤独、愤怒、情绪反复无偿、绝望且拒绝交流。

  但没有谁甘于孤独,可以设想,和多数男孩一样,赵承熙做过很多努力,渴望拥有朋友,也渴望与女孩约会。然而,因为他的内在的关系模式实在太过于糟糕,一方面容易伤害别人,令别人不愿与他交往;另一方面他又过于敏感,自己又容易受伤,于是又不愿主动与人交往。

  如果行动上从不与人交往,那么,一个人就可能会陷入幻想,在幻想中与人交往。孤独的女孩,容易做遇见白马王子的白日梦,喜欢看

言情小说,由此在幻想中满足了交往的需要。孤独的男孩,容易有自大幻想或暴力幻想。不管他们怎么沉溺于幻想中,我们还可以推测,他们有无数次的渴望,渴望别人能靠近他能拯救他于孤独之中。

  在寄给NBC的录像带中,赵承熙宣称:“你们其实有1000亿次机会可以阻止今天的事情发生。”

  这可以理解为,赵承熙幻想过“1000亿次”,希望别人能亲近他,与他做朋友。但没有谁会按照他的幻想去做,所以他宣称“你们把我逼到了角落,我别无选择。”

  攻击别人,是因自己极端自卑

  广州薇薇安心理医院的咨询师于东辉说,赵承熙特别喜欢戴墨镜。这可能有两个含义:一、赵承熙沉溺在幻想中,不想看总令自己失败的现实世界;二、他非常自卑,不希望别人能看到他的自卑。

  并且,“通过他的宣言可以看到,他的意识和潜意识发生了严重的分裂,潜意识深处,他无比自卑,但意识上,他却无比自大。”于东辉说。

  然而,潜意识的极端自卑尽管意识不到,但他却能感受到。不管他意识上伪装得多么自大,他的感觉一定是很难过、很不爽的。这时,他就要为自己的自卑找一个理由,而最通常的理由则是“我有问题,是你们的错”。

  这种逻辑,极可能是赵承熙一直以来的观念。这样一来,会令别人更加不愿意靠近他。

  于是,赵承熙只能和泰迪一样,陷入“归罪于人——孤独——自卑——归罪于人——孤独……”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这个恶性循环的链条既是自我沉溺的陷阱,也是自我保护,越来越深的孤独可以令他们少触及自己脆弱的心灵。

  然而,越孤独的人,越容易对一件事——爱情有更高的期望。他们会想,尽管全世界都对不起我,都令我不快,但只要我找到一个爱我的人,那么我就可以神奇地得救了。

  这种想法,很容易导致一个恶果:爱情承受的重量太重。

  维雷娜·卡斯特称,爱是自我价值感的源泉,如果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就会对爱情特别渴望,“在爱情中,我们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人身上。如果这个人对我们也产生了兴趣,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变得重要起来了,这个人不仅对我们感兴趣,而且还愿意看到我们最好的方面的最美的色彩,这能使我们产生良好的自我价值感,觉得自己有了生存的权利,相信自己的存在意义重大,这种情形在每一个爱情关系中都会发生。”

  然而,一旦爱情是不平衡的,甚至是单方面的,我们感到没有受到另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关注,就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与此密切结合的是一文不值、毫无用处的感觉,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

  这时,自我价值越高的人就懂得,外部的肯定和接受固然重要,但得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可以宣称自己拥有自我价值,或通过其他努力重新形成自我价值。

  但是,严重自卑的人,很容易被别人的接受态度所左右,一旦别人不能接受他们,他们就会有天塌的感觉,就容易崩溃。假若爱情承担的重量越重,就越容易崩溃。

  这时,有些人会感到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一钱不值,一无是处,于是产生自伤甚至自杀的冲动。有些人则相反,他们遭遇爱情的打击时,反而显得特别自信。

  但这种自信是虚假的。自信的另一面,是他们要把“我有问题”投射到别人身上,结果就成了“她有问题”。如果,内心深处是“我一点价值都没有”,那就会发展出一个极端“其他人一点价值都没有”。

  赵承熙宣称:“你们的奔驰车不够多,你们这些臭小子;你们脖子上的金项链不够多,你们这些势利小人;你们的信托基金还不够多,你们的伏特加和白兰地也不够多;你们的道德败坏还不够。这些都还难以满足你们享乐主义的需求,但其实你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这段话,可以理解为自卑。他其实是潜意识中认为自己一点价值都没有,但他拒绝接受这一信息,于是他意识上就开始攻击其他人,宣称他们因为“享乐主义”而失去了价值而该死。

  他杀死自己喜欢的女孩,是为了证明,他不是没有价值的,他不是什么都做不了的,他甚至可以左右她的生死。

  他杀死过来调解的男生,乃至杀死另外30人,既是为了“杀死你和你爱的所有人”,也是为了向更多的人展示他是一个多么有能力的男子。

  他将录像带寄给电视台,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凶恶,也是为了表明,我并不自卑,我不是弱者,我其实可以左右许多人的生命,我还可以攻击你们所有人。

  当然,他这样做,只是因为他最自卑,是最弱的弱者。(武志红)

 我们常说,人是社会的动物。其实,这种说法远不能表明,关系对我们的重要之处。更好的说法可能是,和阳光、空气与水一样,关系是生命的源泉。我们会像需要阳光、空气和水一样,渴望拥有关系。

  所以,不管童年如何,任何人都会努力去建立关系。如果你有一个好的内在的关系模式,那就意味着,你掌握了与人交往的好的模式,你可以比较轻松地把你在学校、单位和社会上的关系,变得和你童年时与父母等亲人的关系一样。

  相反,如果你有一个糟糕的内在的关系模式,那么你一定也会将这个关系模式照搬到学校、单位和社会上。这就只能注定一个结局:伤人或受伤。

  譬如,假设一个父亲常暴打儿子,那么,这个男孩进入社会后,他要么向“内在的暴虐的父亲”认同,变成一个暴力倾向严重的男孩,要么认同“内在的受虐的小孩”,变成一个很容易受气的男孩。前者令他容易伤害别人,后者容易令他被别人伤害。但总之,都会导致一点:他难以与人建立很好的关系。

  一般而言,许多人在家庭中起码会有一个或几个不错的关系。譬如,爸爸糟糕但妈妈不错,妈妈糟糕但爸爸尚可。或者,尽管父母都糟糕,但有一个对他特别好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这样一来,他的内心深处的众多关系中,就总有一个关系模式是比较稳定比较良好的,他也因此有可以被救的机会。

  然而,赵承熙似乎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一家相当孤僻,甚至与至亲都很少来往。这样的话,赵承熙一旦父母与他的关系都不好,他的内在的关系模式就没有好的地方了。

  美国FBI的心理分析专家调查过100多名连环杀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普遍不仅有一个糟糕的暴虐的爸爸,还有一个糟糕的妈妈。由此,他们的内心都是非常混乱的,学到的主要是攻击和仇恨,而很少有温暖和宽容。

  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管以什么理由对孩子实施肉体暴力或精神暴力,埋下的都将是仇恨。或许,孩子意识上会说,父母是爱他的,但如果稍加催眠,去接触一下他的潜意识,你会发现他其实有一个充满仇恨的心。

  大学同学描述说,赵承熙仿佛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孤独、愤怒、情绪反复无偿、绝望且拒绝交流。

  但没有谁甘于孤独,可以设想,和多数男孩一样,赵承熙做过很多努力,渴望拥有朋友,也渴望与女孩约会。然而,因为他的内在的关系模式实在太过于糟糕,一方面容易伤害别人,令别人不愿与他交往;另一方面他又过于敏感,自己又容易受伤,于是又不愿主动与人交往。

  如果行动上从不与人交往,那么,一个人就可能会陷入幻想,在幻想中与人交往。孤独的女孩,容易做遇见白马王子的白日梦,喜欢看

言情小说,由此在幻想中满足了交往的需要。孤独的男孩,容易有自大幻想或暴力幻想。不管他们怎么沉溺于幻想中,我们还可以推测,他们有无数次的渴望,渴望别人能靠近他能拯救他于孤独之中。

  在寄给NBC的录像带中,赵承熙宣称:“你们其实有1000亿次机会可以阻止今天的事情发生。”

  这可以理解为,赵承熙幻想过“1000亿次”,希望别人能亲近他,与他做朋友。但没有谁会按照他的幻想去做,所以他宣称“你们把我逼到了角落,我别无选择。”

  攻击别人,是因自己极端自卑

  广州薇薇安心理医院的咨询师于东辉说,赵承熙特别喜欢戴墨镜。这可能有两个含义:一、赵承熙沉溺在幻想中,不想看总令自己失败的现实世界;二、他非常自卑,不希望别人能看到他的自卑。

  并且,“通过他的宣言可以看到,他的意识和潜意识发生了严重的分裂,潜意识深处,他无比自卑,但意识上,他却无比自大。”于东辉说。

  然而,潜意识的极端自卑尽管意识不到,但他却能感受到。不管他意识上伪装得多么自大,他的感觉一定是很难过、很不爽的。这时,他就要为自己的自卑找一个理由,而最通常的理由则是“我有问题,是你们的错”。

  这种逻辑,极可能是赵承熙一直以来的观念。这样一来,会令别人更加不愿意靠近他。

  于是,赵承熙只能和泰迪一样,陷入“归罪于人——孤独——自卑——归罪于人——孤独……”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这个恶性循环的链条既是自我沉溺的陷阱,也是自我保护,越来越深的孤独可以令他们少触及自己脆弱的心灵。

  然而,越孤独的人,越容易对一件事——爱情有更高的期望。他们会想,尽管全世界都对不起我,都令我不快,但只要我找到一个爱我的人,那么我就可以神奇地得救了。

  这种想法,很容易导致一个恶果:爱情承受的重量太重。

  维雷娜·卡斯特称,爱是自我价值感的源泉,如果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就会对爱情特别渴望,“在爱情中,我们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人身上。如果这个人对我们也产生了兴趣,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变得重要起来了,这个人不仅对我们感兴趣,而且还愿意看到我们最好的方面的最美的色彩,这能使我们产生良好的自我价值感,觉得自己有了生存的权利,相信自己的存在意义重大,这种情形在每一个爱情关系中都会发生。”

  然而,一旦爱情是不平衡的,甚至是单方面的,我们感到没有受到另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关注,就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与此密切结合的是一文不值、毫无用处的感觉,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

  这时,自我价值越高的人就懂得,外部的肯定和接受固然重要,但得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可以宣称自己拥有自我价值,或通过其他努力重新形成自我价值。

  但是,严重自卑的人,很容易被别人的接受态度所左右,一旦别人不能接受他们,他们就会有天塌的感觉,就容易崩溃。假若爱情承担的重量越重,就越容易崩溃。

  这时,有些人会感到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一钱不值,一无是处,于是产生自伤甚至自杀的冲动。有些人则相反,他们遭遇爱情的打击时,反而显得特别自信。

  但这种自信是虚假的。自信的另一面,是他们要把“我有问题”投射到别人身上,结果就成了“她有问题”。如果,内心深处是“我一点价值都没有”,那就会发展出一个极端“其他人一点价值都没有”。

  赵承熙宣称:“你们的奔驰车不够多,你们这些臭小子;你们脖子上的金项链不够多,你们这些势利小人;你们的信托基金还不够多,你们的伏特加和白兰地也不够多;你们的道德败坏还不够。这些都还难以满足你们享乐主义的需求,但其实你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这段话,可以理解为自卑。他其实是潜意识中认为自己一点价值都没有,但他拒绝接受这一信息,于是他意识上就开始攻击其他人,宣称他们因为“享乐主义”而失去了价值而该死。

  他杀死自己喜欢的女孩,是为了证明,他不是没有价值的,他不是什么都做不了的,他甚至可以左右她的生死。

  他杀死过来调解的男生,乃至杀死另外30人,既是为了“杀死你和你爱的所有人”,也是为了向更多的人展示他是一个多么有能力的男子。

  他将录像带寄给电视台,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凶恶,也是为了表明,我并不自卑,我不是弱者,我其实可以左右许多人的生命,我还可以攻击你们所有人。

  当然,他这样做,只是因为他最自卑,是最弱的弱者。(武志红)

 我们常说,人是社会的动物。其实,这种说法远不能表明,关系对我们的重要之处。更好的说法可能是,和阳光、空气与水一样,关系是生命的源泉。我们会像需要阳光、空气和水一样,渴望拥有关系。

  所以,不管童年如何,任何人都会努力去建立关系。如果你有一个好的内在的关系模式,那就意味着,你掌握了与人交往的好的模式,你可以比较轻松地把你在学校、单位和社会上的关系,变得和你童年时与父母等亲人的关系一样。

  相反,如果你有一个糟糕的内在的关系模式,那么你一定也会将这个关系模式照搬到学校、单位和社会上。这就只能注定一个结局:伤人或受伤。

  譬如,假设一个父亲常暴打儿子,那么,这个男孩进入社会后,他要么向“内在的暴虐的父亲”认同,变成一个暴力倾向严重的男孩,要么认同“内在的受虐的小孩”,变成一个很容易受气的男孩。前者令他容易伤害别人,后者容易令他被别人伤害。但总之,都会导致一点:他难以与人建立很好的关系。

  一般而言,许多人在家庭中起码会有一个或几个不错的关系。譬如,爸爸糟糕但妈妈不错,妈妈糟糕但爸爸尚可。或者,尽管父母都糟糕,但有一个对他特别好的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这样一来,他的内心深处的众多关系中,就总有一个关系模式是比较稳定比较良好的,他也因此有可以被救的机会。

  然而,赵承熙似乎没有这样的机会。他们一家相当孤僻,甚至与至亲都很少来往。这样的话,赵承熙一旦父母与他的关系都不好,他的内在的关系模式就没有好的地方了。

  美国FBI的心理分析专家调查过100多名连环杀手,最终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普遍不仅有一个糟糕的暴虐的爸爸,还有一个糟糕的妈妈。由此,他们的内心都是非常混乱的,学到的主要是攻击和仇恨,而很少有温暖和宽容。

  必须强调的一点是,不管以什么理由对孩子实施肉体暴力或精神暴力,埋下的都将是仇恨。或许,孩子意识上会说,父母是爱他的,但如果稍加催眠,去接触一下他的潜意识,你会发现他其实有一个充满仇恨的心。

  大学同学描述说,赵承熙仿佛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孤独、愤怒、情绪反复无偿、绝望且拒绝交流。

  但没有谁甘于孤独,可以设想,和多数男孩一样,赵承熙做过很多努力,渴望拥有朋友,也渴望与女孩约会。然而,因为他的内在的关系模式实在太过于糟糕,一方面容易伤害别人,令别人不愿与他交往;另一方面他又过于敏感,自己又容易受伤,于是又不愿主动与人交往。

  如果行动上从不与人交往,那么,一个人就可能会陷入幻想,在幻想中与人交往。孤独的女孩,容易做遇见白马王子的白日梦,喜欢看

言情小说,由此在幻想中满足了交往的需要。孤独的男孩,容易有自大幻想或暴力幻想。不管他们怎么沉溺于幻想中,我们还可以推测,他们有无数次的渴望,渴望别人能靠近他能拯救他于孤独之中。

  在寄给NBC的录像带中,赵承熙宣称:“你们其实有1000亿次机会可以阻止今天的事情发生。”

  这可以理解为,赵承熙幻想过“1000亿次”,希望别人能亲近他,与他做朋友。但没有谁会按照他的幻想去做,所以他宣称“你们把我逼到了角落,我别无选择。”

  攻击别人,是因自己极端自卑

  广州薇薇安心理医院的咨询师于东辉说,赵承熙特别喜欢戴墨镜。这可能有两个含义:一、赵承熙沉溺在幻想中,不想看总令自己失败的现实世界;二、他非常自卑,不希望别人能看到他的自卑。

  并且,“通过他的宣言可以看到,他的意识和潜意识发生了严重的分裂,潜意识深处,他无比自卑,但意识上,他却无比自大。”于东辉说。

  然而,潜意识的极端自卑尽管意识不到,但他却能感受到。不管他意识上伪装得多么自大,他的感觉一定是很难过、很不爽的。这时,他就要为自己的自卑找一个理由,而最通常的理由则是“我有问题,是你们的错”。

  这种逻辑,极可能是赵承熙一直以来的观念。这样一来,会令别人更加不愿意靠近他。

  于是,赵承熙只能和泰迪一样,陷入“归罪于人——孤独——自卑——归罪于人——孤独……”这样的恶性循环中。

  这个恶性循环的链条既是自我沉溺的陷阱,也是自我保护,越来越深的孤独可以令他们少触及自己脆弱的心灵。

  然而,越孤独的人,越容易对一件事——爱情有更高的期望。他们会想,尽管全世界都对不起我,都令我不快,但只要我找到一个爱我的人,那么我就可以神奇地得救了。

  这种想法,很容易导致一个恶果:爱情承受的重量太重。

  维雷娜·卡斯特称,爱是自我价值感的源泉,如果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就会对爱情特别渴望,“在爱情中,我们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人身上。如果这个人对我们也产生了兴趣,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变得重要起来了,这个人不仅对我们感兴趣,而且还愿意看到我们最好的方面的最美的色彩,这能使我们产生良好的自我价值感,觉得自己有了生存的权利,相信自己的存在意义重大,这种情形在每一个爱情关系中都会发生。”

  然而,一旦爱情是不平衡的,甚至是单方面的,我们感到没有受到另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关注,就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与此密切结合的是一文不值、毫无用处的感觉,好像自己不存在一样。

  这时,自我价值越高的人就懂得,外部的肯定和接受固然重要,但得不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可以宣称自己拥有自我价值,或通过其他努力重新形成自我价值。

  但是,严重自卑的人,很容易被别人的接受态度所左右,一旦别人不能接受他们,他们就会有天塌的感觉,就容易崩溃。假若爱情承担的重量越重,就越容易崩溃。

  这时,有些人会感到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一钱不值,一无是处,于是产生自伤甚至自杀的冲动。有些人则相反,他们遭遇爱情的打击时,反而显得特别自信。

  但这种自信是虚假的。自信的另一面,是他们要把“我有问题”投射到别人身上,结果就成了“她有问题”。如果,内心深处是“我一点价值都没有”,那就会发展出一个极端“其他人一点价值都没有”。

  赵承熙宣称:“你们的奔驰车不够多,你们这些臭小子;你们脖子上的金项链不够多,你们这些势利小人;你们的信托基金还不够多,你们的伏特加和白兰地也不够多;你们的道德败坏还不够。这些都还难以满足你们享乐主义的需求,但其实你们已经拥有了一切。”

  这段话,可以理解为自卑。他其实是潜意识中认为自己一点价值都没有,但他拒绝接受这一信息,于是他意识上就开始攻击其他人,宣称他们因为“享乐主义”而失去了价值而该死。

  他杀死自己喜欢的女孩,是为了证明,他不是没有价值的,他不是什么都做不了的,他甚至可以左右她的生死。

  他杀死过来调解的男生,乃至杀死另外30人,既是为了“杀死你和你爱的所有人”,也是为了向更多的人展示他是一个多么有能力的男子。

  他将录像带寄给电视台,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凶恶,也是为了表明,我并不自卑,我不是弱者,我其实可以左右许多人的生命,我还可以攻击你们所有人。

  当然,他这样做,只是因为他最自卑,是最弱的弱者。

摘自:广州日报           作者:武志红

 
业务范围
婚姻、情感咨询
失恋 离婚 婚外情 夫妻关系冷谈 沟通困难、相互怨恨 婆媳关系不和
家庭教育(儿童青少年心理咨询)
单亲孩子教育 儿童多动症 自闭 不良行为矫治 学习成绩不良 厌学 早恋 网瘾 考试紧张 离家出走
心理问题和心理疾病
焦虑 抑郁 强迫症 恐怖症 疑病症 社交障碍 恋物癖 购物狂 失眠 烟瘾
家庭大学幸福系系列课程 (心理素质提升训练工作坊)
让孩子爱上学习——智慧父母效能训练
亲密关系密码——亲密关系效能训练
人际沟通密码——人际沟通效能训练
心灵之旅——萨提亚模式心灵成长训练
 
心理专家顾问 
田小芬,中心主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婚姻家庭治疗师,南宁市12355青少年服务台心理顾问。
更多专家介绍>>
南宁幸福心心理咨询中心 南宁市幸福心心理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桂公网安备 45010302000200号
联系电话: 13607871667 15278078851  桂ICP备20003122号
地 址:广西南宁市青秀区望园路15号4栋1单元502号房
网站制作南宁茂业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